首頁 > 可兒故事

【本集主要劇情】可兒誤打誤撞竟然進入了孔雀公主的世界,在孔雀公主的世界里,可兒陪伴孔雀公主經歷了各種的磨難,共同成長,也守護好了勐板扎國的國民,但看到孔雀公主一家人的其樂融融時,可兒也想起了自己的家人,希望尋找到回家之路…

孔雀公主

1、可兒是孔雀公主的隨巫

 

“這是哪?”

可兒發現自己正置身在一個霧氣繚繞的竹林,頓時覺得很奇怪,明明她剛剛還躺在家里舒服的沙發上,津津有味地看著《孔雀公主》故事呢!

 “你是誰?”

一把長劍突然擺在了可兒脖子上,可兒僵硬地將頭移向一邊,看了看身旁這個穿著一身鎧甲的男子,尷尬地笑了笑,用手輕輕推開長劍,說道:“你好,我叫可兒!

“可兒?”男子輕聲低喃,定定地看著可兒很久,劍又重新放回可兒脖子上。“你不是我們國家的人?”

可兒見狀,內心一陣冷顫。

“阿撒爾!”銀鈴般的聲音突然插進兩人的對話中,一個少女來到了男子身邊。少女好奇地看著可兒,上下打量了一番,問道:“阿撒爾,這么水靈的女孩兒,是誰呀?”

可兒睜著無辜的大眼睛懇切地看著那少女,眼神里透露著濃濃的求生本能。

“我挺喜歡她的!”

少女壓下阿撒爾的拿著劍的手,將可兒拉到自己身邊,后退了幾步,接著說道:“阿撒爾,我就帶她回去咯!”說完,轉身離開了。

“公主,此人來歷不明,切不可放在身邊啊!”

 “阿撒爾…….”少女閉上雙眼,口中輕輕念出一陣咒語,睜開雙眼時,一件用孔雀羽毛編織而成的羽衣凌空出現,輕輕落在了她手上,笑道:“我有孔雀羽衣呀!所以,不用擔心!”

“公主,不可大意!”

“哈哈…….我知道啦,阿撒爾!” 

“孔雀羽衣?公主?”跟在少女身后的可兒回味著這幾個字,“孔雀公主?!”

“天呀,我該不會是穿越了吧?!” 

 

 “你是誰呀?”孔雀公主坐在自己宮殿的軟榻上,仔細打量著眼前這個身穿紅色短裙的,披著齊耳短發的異族少女,好奇的問道。

“你好,我叫可兒!”可兒率先自我介紹道,好奇地打量著眼前這個傳說人物——孔雀公主:精致的五官,華麗的孔雀紋華勝點綴在烏黑的發間,不過可兒最好奇的是,她身上紫藍色的裙子,不像傣族的傳統服飾,更像漢服,寬袖、刺繡、及地長裙,這裝扮更像漢服,也難怪自己想不到她就是傣族傳說中的孔雀公主。

 “可兒?”孔雀公主低喃了一會兒,驚喜地問道:“難道你就是會將我帶到我真命天子身邊的東方可兒?我叫南吾諾娜!”

孔雀公主的話,讓可兒一頭霧水,真命天子?孔雀公主的真命天子是誰呀?腦袋靈光一閃,猶豫地念出一個名字:“召樹屯?”

“啊!原來他叫召樹屯?!”孔雀公主從可兒口中聽到陌生的名字,霎時間興奮地抱住可兒,跳了起來,說道:“我終于知道他的名字了,我可以找到他了!!”

“以后你就當我的隨巫吧!”孔雀公主抓住可兒的手,宣布道!

 “我?”可兒驚訝地指著自己,難以置信地望著孔雀公主。

孔雀公主看著可兒,真誠地笑了笑,說道:“是呀!你是幫我找到真命天子的人,隨巫的身份就最適合了!你一定要幫我找到真命天子呀!”

可兒無力地扶額,心里哀嚎:“怎么這個孔雀公主就知道真命天子呀!”

 

2、可兒成小紅娘了

不知不覺,可兒已經在孔雀公主身邊待了大半年,俏麗的蘑菇頭也變成披肩長發,雖號稱是孔雀公主的隨巫,但孔雀公主卻沒有把她當成仆人,兩個人相處得就像一對小姐妹,同吃同住,一起到各處游玩。

“可兒,我的真命天子什么時候才出現呀!”孔雀公主一想到可兒都等到了,但自己的真命天子卻還沒等到,就有點著急了,捧臉趴在桌子上,向可兒抱怨道。

可兒掩嘴笑了笑,就是不回答。這句話都變成了孔雀公主感到無聊時的口頭禪了。

 “可兒,我要主動出擊了!!”孔雀公主突然站起,將躺在臥榻上的可兒拉起,直奔宮殿外面。

“公主,你要去哪?”被拉著狂奔在宮殿的走廊中的可兒,邊跑邊問。

“我們去找真命天子嘛!”

“可是,我不知道他在哪里呀!”

“可兒,你是不是有苦衷?一直以來,你都不愿意提到這事。”

……”可兒不說話,別扭地看向一邊,不愿直視孔雀公主清澈的眼神,不忍心讓這個視自己如姐妹的公主知道,她與王子相遇后,還要經歷很多的磨難,才能苦盡甘來。

“可兒,其實,我想找到他,不僅是因為他是我命定之人,還因為我要和他一起守護一國子民,讓他們安居樂業。這是我的責任!”

“公主,你就不擔心這條路會很困難,很難走?”

“困難面對了,才會是變成不困難呀!”孔雀公主直爽地說出自己對困難的看法,“可兒,帶我去好嗎?”

可兒看著眼前這個美麗的少女,才發覺,原來她并不是普通的期待夢中王子的女孩,而真的是個胸懷子民的傳奇孔雀公主。

 

當可兒和孔雀公主一起來到金湖時,金湖依然是一片寧靜,水汽繚繞著湖面,仙境般靜謐。周邊的竹林被風吹得沙沙作響,如同正在奏響一首樂曲。

 “那只金麋鹿跑哪去了呢?”

一個身背弓箭的年輕男子在竹林里穿梭著,發現獵物的一刻,嘴角忍不住微微翹起,從身后抽出弓箭,瞄準前方的麋鹿。通靈的麋鹿似乎意識到危險,隨即飛奔離去,剛找到獵物的男子怎肯輕易放過,準備跟上時,卻發現前方有個美麗少女正坐在湖邊,便好奇地走過去。

坐在湖邊戲水的孔雀公主似乎聽到了什么聲響,回頭看了過去。一個英俊偉岸的男子映入眼簾,孔雀公主驚慌地從湖邊站起,低頭看著自己光著的小腳丫,小手纏成一團,頓覺羞澀,靜靜地呆著。

 “公主,你的孔雀羽衣我拿回來咯!”剛幫孔雀公主撿回孔雀羽衣的可兒恰恰回來,聲音遠遠傳來。

聽到可兒的聲音,孔雀公主如同找到救世主般,朝著可兒露出燦爛的笑容,說道:“可兒!”

男子第一次看到這樣燦爛無邪的笑容,仿若空谷第一縷朝陽,直射心底,溫暖無比,令人沉醉其中。

可兒奇怪地看著陌生的男子,問道:“你好,你是?”

“我叫召樹屯,是勐板扎國的王子!”

“召樹屯?!”孔雀公主突然驚呼出聲。

“既然是鄰國王子,不如在我們這休息一下吧!”可兒捂住了孔雀公主的嘴巴,生怕她冒出什么花癡語言,搶先發出邀請。

召樹屯看了看可兒,又看了看孔雀公主,雖然覺得兩個少女間的互動有點奇怪,但,眼前這個美麗的公主,真的有種神秘的力量在吸引著自己。

不久,孔雀公主便與召樹屯舉行了盛大的婚禮,婚禮過后,孔雀公主帶著自己的小紅娘——可兒一同去了召樹屯的勐板扎國了。

 

 

3、勐板扎國大巫師

一個穿著寬大黑袍的中年人站在宮殿里黑暗的角落里,渾濁的眼睛正盯著偷偷潛入的兩個身影,冷冷地笑了一聲。他正是勐板扎國地位僅次于國王的大巫師,勐板扎國絕對的神權威。

“可兒,他的宮殿好黑啊!”

“噓……”可兒扭過頭對趴在自己背后的孔雀公主,示意她保持安靜。她好不容易打聽到勐板扎國大巫師的宮殿,可不想被孔雀公主毛毛躁躁的行動驚擾了他。

“公主,我們趕快進去,找到大巫師叛國的證據,那樣,不僅召樹屯不用去打仗,更重要的是還能避免一場戰爭,保護好勐板扎的子民。” 可兒四下張望,確認沒有人看到自己和孔雀公主后,對公主勾勾手指,一起走進了宮殿。

 

“兩位,在找什么呢??需要本座幫忙嗎?”

一把陌生的低沉男聲突然出現,將可兒和孔雀公主都嚇了一大跳,兩個人都停下了搜索的動作,齊齊看向了一邊。 

 “呵呵……我們就是來找點醫書看看……”可兒拉了拉孔雀公主的手,示意她快接過話。

“是啊,大巫師這里有沒有一本叫做…….……叫做……《巫師記》的書?”

“王妃怎么對這種歪門邪道的書有興趣了呢?”

“啊?歪——門——邪——道?”可兒長大了嘴巴,頓覺得公主真是語出驚人! 

“呃…….我就是好奇!呵呵..好奇..既然大巫師沒有,那我們就先走了!”孔雀公主也想不到自己胡說出來的書名,原來還真有,只好拉著可兒往后退,趕緊逃離現場了!

看著落荒而逃的兩人,大巫師輕蔑地笑了笑。

 

剛回到寢宮的孔雀公主和可兒,就見到召樹屯風風火火地走了進來,將掛在墻上的弓箭取下。

 “召樹屯,發生什么事了!”孔雀公主好奇地問道。

“大巫師昨日剛推算出齊扎國將要入侵。今日據邊境戰士的回報,果然見到了齊扎國的兵馬。南吾諾娜,我必須要出發了!你在這等我回來!”召樹屯抱住公主,扭頭看向可兒,說道:“可兒,南吾諾娜就交給你了,幫我好好照顧她!”

“好!”可兒堅定地點點頭。

 

“看來,我們是打草驚蛇了!”可兒看著召樹屯離開的身影,想起自己和孔雀公主剛見到大巫師的事,說道:“我們抓緊時間找證據了!”

“可是,再去他的宮殿,怕也找不到證據了吧!”孔雀公主覺得再有下一步就難了。

“公主,還記得你嫁給召樹屯前,跟我說的話嗎?”

“困難面對了,就會變成不困難了!”

“我們一起面對,想辦法讓它變成不困難吧!”

聽到可兒的話,孔雀公主也贊同地點點頭:“對呀!我們一定要減少戰爭的傷害!”

 

 

4、步步驚心的計劃

“勐板扎國的子民!我們的國家之所以蒙受戰亂,都是這個自稱孔雀公主的女人帶來的災難!!”大巫師站在勐板扎國的大祭臺上,對著祭臺下的臣民宣布著。

祭臺下的臣民聽到大巫師的話,一下子炸開了鍋,紛紛議論了起來。

孔雀公主被綁在了祭臺的木柱上,腳下圍滿了一堆火柴。孔雀公主平靜地看著臺下不斷投來懷疑目光的平民百姓,雖然心疼,卻不發一言,只是,內心深處在祈求可兒平安無事,為勐板扎國的子民帶來真相。

 

這邊,孔雀公主被大巫師誣陷為巫女,被綁在祭臺上,受到各種非議。那邊,可兒正利用大巫師離開宮殿的時間,對大巫師的宮殿進行地毯式搜索。

“為什么還是沒能找到一點證據呢?!”可兒累到癱坐在地上,腦子里還在轉動著該從哪里找到證據。

“呀——呀——呀——”隨著烏鴉叫聲的傳來,可兒看到了一只烏鴉直直地從外面沖了進來,驚嚇之下,忙倒退了好幾步。只見那只烏鴉飛到籃子上空盤旋了一會兒,松開了爪子,叼走一塊肉的同時,一個白色的小紙團也隨之掉在了籃子里。

“太棒了!找到了!原來人家是飛烏鴉傳書的!”可兒等到那只烏鴉飛走后,走上前去,從籃子里拿出那個紙團,看完里面的文字后,歡呼道。

“我要趕緊出發!否則,公主就危險了!”想到她們兩個合演的這場戲,可兒還是很擔心公主會受到傷害,于是找到證據后便馬上跑去了大祭臺! 

 

此時的大祭臺上,大巫師拿著一個火把,緩緩走向孔雀公主,輕蔑地笑了笑,走到她面前,小聲地說道:“王妃,對不住了!”說完,大巫師將手上的火把,扔在了火柴堆上。瞬間,孔雀公主被熊熊地烈火包圍住了。

“大巫師!你的烏鴉來咯!”

可兒的聲音突然闖入,隨之而來的是一只烏鴉飛在了大巫師頭上盤旋。

大巫師驚慌地看著那只本應出現在自己宮殿的烏鴉,此刻卻出現在此。大巫師這才留意可兒是可兒調虎離山之計,忙呼喊道:“快抓住她!”

當侍衛紛紛沖向可兒時,孔雀公主早已利用孔雀羽衣離開了那堆烈焰,飛到了可兒身邊,抓住可兒的手說道:“我們走!”

“好!”

可兒和孔雀公主趁著混亂,穿著孔雀羽衣,飛向了天空,離開勐板扎國了。

天空中,公主望著地上一團騷亂的勐板扎的子民們,擔心地問道:

“可兒,你把證據放在那了嗎?”

“放了!公主,你給王子留信了嗎?”

“放心,我已經告訴他大巫師叛國的證據放在哪了!”

“太棒了,計劃成功!我們回孔雀王國咯!”

 

5、孔雀羽衣的秘密

身穿紫藍色長裙的孔雀公主,白色長裙的可兒,兩人在皎潔的月光下,如同美麗的孔雀,翩然起舞。裙帶飛揚。只見兩人舞步輕盈,旋身、跳躍,畫出兩道優美的弧度,像盛開的花朵,如夢如幻,引人遐想連連。

孔雀王看了召樹屯一眼,嘆道:“都大半年沒見過南吾諾娜這么開心地跳舞了,都是因為你呀!”

坐在一旁的召樹屯笑了笑,說道:“是呀,我也沒想到處理這些事要這么久!現在不僅我想南吾諾娜快回到我身邊,還有勐板扎的子民,在知道南吾諾娜是被誣陷后,他們也想她能盡快回去,好讓他們表達自己的愧意”

“好!!”當可兒和孔雀公主舞畢,掌聲響起,孔雀王和召樹屯異口同聲贊嘆道!

“阿爹!我們跳得那么好,是不是有獎勵呢?!”孔雀公主聽到父王的贊賞后,隨即走上前去,討賞道。

“你這鬼靈精!”孔雀王敲了敲公主的額頭,說道:“你想要什么賞?”

“當然是,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都陪在我身邊開開心心的呀!”

“南吾諾娜,真是貪心呀!”在一旁的孔雀王后打趣道。

此刻,看到孔雀公主一家和樂融融的樣子,可兒突然間也很想念自己自己的家人,想著想著,眼眶竟然也有點紅了。

“可兒,你快嘗嘗,這是我們之前弄的玫瑰花茶!” 孔雀公主拿著茶壺,走到了可兒面前,倒了一杯茶,遞給可兒。

 “我先不喝了!”

“這可是我們一起做的第一壺花茶,很有意義呢!”并未意識到可兒異狀的孔雀公主興奮地走到可兒身邊,想將茶杯放進可兒的手中。誰知,可兒的手一躲閃,茶杯打翻掉地,茶水也不小心濺到可兒的手。

“可兒,燙到了,是嗎?”孔雀公主緊張地查看可兒的手,擔心她受傷了。

王后示意孔雀公主先讓開,讓她來處理,拿起可兒的手一看,果然紅腫了一片。王后接過孔雀公主遞來的燙傷膏,輕柔地涂在了可兒的傷口處,然后朝傷口處溫柔地吹了幾口氣。可兒看著眼前這一幕,又聯想起媽媽,淚水終于潰堤。

“可兒,你別哭,很痛嗎?!”孔雀公主看到可兒哭得那么傷心,馬上安慰道。

“嗚嗚……我想家了!”思家之情如潮水般涌來,讓還只是13歲的可兒無法控制情緒了。

 “可兒,在這里也有很多人喜歡你的!留在這里,也會很開心的!”孔雀公主此刻什么話也想不出來,就想挽留可兒陪在身邊。

“可兒,這里也是你的家嘛!”召樹屯也加入了安慰行列。

“小丫頭原來是想家了呀!”終于搞明白狀況的孔雀王,說道:“讓南吾諾娜借孔雀羽衣你,就可以了!!”

孔雀王的話一出,全場頓時鴉雀無聲,可兒充滿期待地看著孔雀王,而孔雀公主的臉色卻突然變得很沉重。

 “這孔雀羽衣可是有上天的本事,莫說你來自未來,就算你來自過去,也能送你回去!”孔雀王又說出了一個秘密。

 “公主……”可兒看著孔雀公主,想證實孔雀王的話。

“我不知道啦!”孔雀公主眼神飄忽,當看到可兒探尋的表情,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逃避的方式,任性地跑了出去。召樹屯也追了上去。

 “看來南吾諾娜真的很喜歡你!”孔雀王走到可兒身邊,望著遠方,嘆道。

“王,你知道什么事,對嗎?王,請告訴我吧!我有權知道!”可兒走到王身前,抬頭看著他,眼神堅定而勇敢。

 

 

6、回家了

 

孔雀公主在靜靜地站立在金湖旁,回想著和可兒一起度過的美好時光。

“公主,就知道你在這里!” 可兒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,笑著問道。

“可兒,你真聰明!”看著可兒從遠處跑了過來,孔雀公主覺得心里竟然暖暖的。

“公主,還記得你說的話嗎?你說守護勐板扎子民樂業安居,是你的責任。同樣地,守護公主,幫助公主成為勐板扎的王妃,在勐板扎與你一起找大巫師叛國的證據,這就是我來到這里的責任。如今, 我的責任已經完成了。所以我想家了!”

“可兒,這里也是你的家,我們一樣很愛你的!用孔雀羽衣穿越時空,是一件很危險的事,從來沒有人嘗試過得!我不能讓我的好朋友受到傷害的!”

“可是,沒試過,誰知道就不會成功呢?我們那里有一句話‘不嘗試,就永遠不會成功!’,我想試一下!”

“可兒,當你穿上孔雀羽衣時,我就會失去一個好朋友了!”想到可兒會離開自己,孔雀公主的眼睛就忍不住充滿了淚水。

“不會的!”可兒彎起嘴角,說道:“我一定會在我的時空,陪伴著你的!”

 

“可兒,可兒,可兒……

可兒感覺有人在搖著自己的手,聲音從遠及近傳來,是媽媽的聲音!可兒艱難地張開雙眼,外界朦朧的輪廓慢慢清晰起來了。

“媽媽?”可兒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四處張望環境,對的,她回家了!

“可兒,你再不起來,我們就趕不及去接爸爸回家咯!”可兒媽媽拿著包,走到家門口,邊換鞋邊說

可兒從沙發上坐起時,一本書滑落在地,可兒撿起了書,那頁正寫著:

“孔雀公主與召樹屯王子,幸福地生活在一起,共同守護著勐板扎國。”

可兒看到這句話時,釋然地笑了笑,只是眼里隱隱帶著淚光。

“媽媽,我剛才做了一個夢!” 可兒將書合起,追上媽媽的速度,

“什么夢?!”

“我夢見孔雀公主了!”

“是嗎?說給我聽聽吧!”

……..

 

一年后,孔雀公主拉著召樹屯來到當初可兒穿著孔雀羽衣離開的金湖。

孔雀公主望著天空中那一輪皎潔的圓月,想起了可兒離開那天,自己也是如此站在這里,想念著這個誤闖入自己人生,又很快離開的好友。

回想起當日可兒穿上孔雀羽衣時,華美的姿態如同從仙界下來的仙女一般,脫俗典雅。可兒看了孔雀公主一眼,如同最圣潔的神女,微微笑道:“公主,你要好好守護勐板扎!我會在另一個地方陪伴著你的。”

可兒就留下這句話給她,然后就消失在孔雀羽衣耀眼的光芒之中了。

“召樹屯,你說,可兒是不是已經回到家了呢?”

“嗯嗯”召樹屯抱緊了自己的妻子,一同看向那皎潔的圓月。

 

完 >

  • 聯系我們
  • 會刊訂閱
  •   |  會員注冊
四虎紧急最新地址-深夜办公室在线高清完整版-虎婿